人大附小换校区风波平息 五年级不搬了

据参加沟通会的家长介绍,刘彭芝校长此言一出,会场掌声雷动,有的家长更激动到“流下眼泪”。

身为中国人民大学副校级干部、中国人民大学党委委员的刘彭芝,是受人民大学和海淀区区教委的委托来宣布此决定的。根据校方安排,当日下午,学校所有五年级的学生都返回校本部上课,学校将改建艺术教室、实验室等作为过渡教室,“十一”假期前进到正式教室。

在他们看来,自己孩子的就学问题终于得以解决,一切都步入正轨,新的学期等待着这些“小豆包”们。此前所发生的诸多愤懑、抗争,都随着刘彭芝校长的宣布划上了句号。

这一切,源自开学前夕校方给所有新五年级生发的一条短信人大附小告知家长们,新学期五年级新生将集体搬往新装修的银燕校区。而银燕校区作为人大附小的兼并校,无论是从师资、校舍硬件等方面,均与本部有不小差距。在人大附小合并银燕小学之前,这里是打工子弟聚集的一所公办校。

五年级的孩子没有参加新学期开学典礼罢课在家,家长们围堵学校大门反映诉求,校方采取各种动作试图瓦解反抗者联盟,政府部门官员出面调停……人大附小著名的彩虹校门前,校长与家长的拉锯持续了整整五天。

9月5日的结局,令很多人都感到意外。有熟悉北京市义务教育情况的教育界人士称,“这些家长能量可真不小”。但他也不否认,事情爆发正好处在一个敏感的时间点上,无论是海淀区还是北京市,谁都不愿意“在这个关键时候出事”。

作为京城“牛校”,人大附小近两年的生源数量的急剧膨胀,原有校区已经装不下这么多学生。今年一年级新生就招了22个班,以每班40名学生计,仅仅是一年级新生就有将近900人。

渴望把自己的孩子送进这所学校读书的家长则远远不止此数。为了“挤进”彩虹门,有的家长在周边楼盘花几百万买房,有的掏出十余万钞票作为择校费,更有些人拿着一张某位领导用铅笔写就的条子……

更堪玩味的是,在一众五年级家长为“胜利”弹冠相庆时,人大附小1-4年级的家长们却又拍案而起。有家长在论坛留言说,“以后的艺术课也不知道怎么上,其实除了现在的六年级,一年级至四年级以后不都要去一年吗,有什么不公平的,非得让大家跟着一起凑合,五年级的就踏实了?”

在他们看来,五年级的家长是为了一己之利,损害了全校孩子的集体利益,是一种“自私的行为”。

可见,在优质教育资源这条窄舟上,大多数家长都想的同一件事上船、抢位置、若有人在船上捣乱坚决扔下去……

只是,当这些船客争得不可开交之际,有多少人会想到正在银燕小学就读的那些打工子弟的感受?这些根本就没有资格上船的孩子们又能否理解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No Comments

Categories: 海燕策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