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故事家国情怀回归颂歌

在举国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的日子里,很高兴从央视一套观看了27集电视剧《狮子山下的故事》。这是一部香港与内地合作的、小中见大的具有道地“港味”的精品力作,是一曲香港“回归”的平民史诗和炽热颂歌。

与此前以香港地域为叙述对象的电视剧如《紫金勋章》《廉政行动》等不同,该剧聚焦塑造的主要人物形象不再是功勋卓著的英雄或反腐斗士,而是近30年来尤其是在香港回归后的十几位平民(包括内陆佛山寻夫定居于港的);其表现空间和场域也并非高楼大厦或豪华宾馆,而是百姓出入、三教九流会聚的先叫“好兄弟”后名“喜欢你”的茶餐厅和“GlVE ME SlX”的友谊天地。题材和人物固然是重要的,而又并非是决定一切的。重大题材和英雄人物在高明的作家艺术家那里,可以开掘出深邃的主题和时代主旋律,但在平庸的作家艺术家那里也可能表现得公式化概念化,以至浪费了创作资源;相反,看似寻常的平民生活场景和“芸芸众生”的中间人物,在高明的作家艺术家那里,却能揭示出宏大的时代主题,塑造出人性丰满的各色人物形象。

《狮子山下的故事》正是如此。编剧导演显然是学习借鉴了老舍先生的经典话剧《茶馆》的成功创作经验,从一家“茶馆”里进进出出的各色人等在三幕戏中不同年代的言谈举止,勾勒出晚清至民国初几十年的时代风云和中华民族的精神历程;如今主要聚焦在“茶餐厅”中并无血缘的李高山、罗一同、劳金这三位兄弟合伙人及其亲属两代人的心灵轨迹,不仅讲述了精彩地道的香港故事,抒发了中华民族的家国情怀,更唱响了一曲香港回归祖国深情激越的嘹亮颂歌。

《狮子山下的故事》十分注重把宏大时代背景和重大事件统统推向后景,在叙述故事、刻画人物时往往点到为止,自然流露出在“回归”的时代洪流下人物的心理活动和精神轨迹。全剧开篇,梁欢携女儿李友好获准签证到香港与在港定居的丈夫李高山(“好兄弟”茶餐厅合伙人之一)团聚,适逢《中英联合声明》正式签署新闻发布,内陆长大的梁欢开心落泪,庆幸香港1997年终将回归祖国怀抱,而在香港生活长大的茜美、建华等却疑虑重重,担心香港和自己的前景与未来。这便开门见山地展露出不同人物在“回归”上的不同心态,由小见大,赋予了作品以厚重的历史沧桑感。李高山带梁欢去观夜景,托物言志,寓理于情海燕论坛入口,夫妻感叹:“看看夜景,看看那些船来来去去,就好像有很多人带着很多希望一样,真的很有生命力。”“只要你肯做出努力,这里的万家灯火,总有一盏是属于我们的家。”这就给全剧女主角梁欢的精神气质、人格素养、家国情怀的起点奠定下了基调。

《狮子山下的故事》真实、质朴、生动、感人。梁欢赴港不久,丈夫李高山便在第三集中到金行为行将出生的儿子买礼品遇劫被刺身亡。她坚强直面人生,“要守住亡夫的茶餐厅”。股份纷争、店铺租赁、兄弟情谊、中西餐厨艺研学、一双儿女的抚养……摆在她人生道路上的坎坷,都需要她以中华民族杰出女性的坚韧不拔去从容应对。剧中的梁欢形象,既非高大完美、无坚不摧的女强人,也非忍辱负重、见难思退的弱女人,而是一位直面人生、不断进取、开拓未来的平凡女性。此外,李高山的诚实、仗义、担当、敦厚,“老叉烧”劳金的嗜赌成性但人性不灭,终能洗心革面、痛改前非,罗一同的审时度势,随机应变,乐天知命,“社会人”大富贵的外横内敛,善心未泯,行侠仗义,以及“二代人”李友好、李友用、罗梓良、罗梓康、劳永逸、劳永安等继承父业精进、追求爱情真挚,都在剧中被塑造得个性迥异、特色鲜明。剧中的主要人物塑造,较好摒弃了过去长期制约我们的那种简单的二元对立、非黑即白、好走极端的单向思维,而代之以整体把握,较好表现出人物精神演进的轨迹和人性深度。

《狮子山下的故事》对时代氛围和香港环境的艺术营造,可谓制作精良,值得称道。那“茶餐厅”的布局、桌椅板凳的成色、马路市场的景观,乃至细微到一个个小小的道具以及各色人等的衣着服饰,都具有鲜明的时代感和香港味。而所有这一切,又并非靠大投入、大事件、大场面和强刺激、强情节、生死劫来实现,却依然在弥漫着香港味的文化氛围中,强烈表现出活跃其间的香港人浸透骨髓的中国精神和中国心。这正是《狮子山下的故事》的独到之处。

No Comments

Categories: 海燕论坛入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