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市场周刊》封面文章:第一章SARS震撼

SARS蔓延,给中国的宏观经济带来了变数,也为景气催发的牛市掠过一道阴线。宏观变局还在变,投资者企盼,这只是一条下影线,但究竟有多长,目前还是个谜。专家认为,SARS会造成年内经济下滑,但考虑到其对体制内某些弊病的冲击所带来的变革,不仅会在某种程度上对冲下滑,更有可能为未来的长期持续增长创造良好的也可能是更重要的基础。

灾难终将过去,经历了灾难的中国会更坚强,亦会更加智慧。灾难带来的并非只有挫折,危机后中国社会改革与发展进程将会产生巨大的变革——转型期的中国,很少有哪一件事能够如此凝聚人心、激扬民气、暴露问题,展现政通人和之景象;国民素质、官员能力、国家机器运转效率,一切一切,风雨洗礼后定会化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国民财富。

亡羊补牢,是一种止损;把坏事变成好事,则是一种对冲。当某种事件的正负效应的算术之和为正时,就真的实现了把坏事变成好事的愿望。没人否认SARS的极大坏处,但静下心来仔细回忆,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中国各级政府所发生的一切变化,正是一个使SARS的影响由负变正的过程

■并非只是军中无戏言,在一场大的自然灾难面前,社会就是战场,一旦进入实战状态,无论是否军中,均无戏言之说。首先接受实战检验的,是那些等身于各级指挥官的政府官员。

2003年,在一个多年罕见的没有沙尘暴的春天,祖国的心脏染上了恶疾SARS,一时间,未知的恐慌比SARS传播的还快,原罪,并非SARS。

有据可查的时间,可以追溯到3月1日,SARS随一位患者的求医悄然入京。转眼间,患者的家属及与其接触过的医护人员相继染病,并有年长者过世。此事发生在医疗水平相当高的301医院及具有医治传染病丰富经验的302医院。一线的医护人员是可敬的,他们没有误诊,也没有耽误治疗(只是苦于没有对症的特效药),还在冒着生命危险继续接诊SARS及非SARS患者。几乎同一时期,北京的其他大型综合医院也在做着与301医院同样的工作。他们没有错,他们的使命就是救死扶伤。问题来了,没有人提醒医护人员,更没有人提醒北京市民,这就是那个在广东肆虐的非典型肺炎,传染性极强,广东有数十名近百名专业医护人员被其撂倒。

传统的思维方式、传统的管理模式,SARS北上的信息没有得到及时的披露,也就无从考虑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了。

北京是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外地人如往常一样来京工作、学习、私访、就医,北京人也毫无顾忌地奔走于祖国各地履行着各自的使命。于是,SARS随着人流也踏上了南下北上、东奔西走的旅程。

3月初,本刊记者前往广东出差半月,没有采取任何防范措施,后来才知道,当时的广东正是疫情暴发的高峰期。

4月3日,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疫情在局部地区得到有效控制,但没有公布疫区都有哪些地方。张文康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截至3月底,北京发现的12例输入性病例没有向社会扩散。之前的3月26日,新华社发布了一条消息,输入北京的SARS没有向社会扩散。为了寻求社会安定,卫生系统的其他有关官员也在一些场合强调,北京不存在疫情流传的可能性。

当时,让有心人真正注意到北京疫情严重性的,不是官方公布的数字,而是国务院总理一周之内两次在电视上露面谈访治SARS的重要性。

4月17日,中央政治局召开常委会;4月20日,原定张文康主持的新闻发布会改为国务院副秘书长、原财政部副部长高强主持,最新公布的疫情,北京市确诊病例339例,疑似病例402例,而在5天前卫生部公布的疫情报告中,北京市仅有37例,死亡4例。下午,消息传出,张文康及北京市市长孟学农双双被免职。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孙立平认为,这不仅仅打破了妨碍一个社会对灾难进行有效反应的“不应该是障碍的障碍”,更重要的是,它体现了一种新的社会运行逻辑的出现。不可否认,“4·20”举措的出台是与内外压力有直接关系。但也正是在这一点上,我们看到了逻辑的改变。以前,凡是一说到压力,我们首先将它定义为是“敌意”的。事实上,一个有效率的现代政府,恰恰是能够对各种压力具有敏感的感知能力和反应能力的政府。“4·20”之后民心的变化表明,对民众的要求做出敏感的反应,不但不会降低政府的威信,反倒会在民众中产生普遍的信任感。令人欣慰的是,疫情公开以来,社会并没有出现有人所担心的过度恐慌与混乱,相反,民众表现出了相当的克制、理性与爱心。当然,信任感本身抑制不住疫情的蔓延,但它却会为整个社会更有效地抑制疫情的蔓延创造条件。

4月21日,家居四川凉山冕宁在深圳打工的许某染病后返回偏僻的凉山,因发烧入住州第一医院就诊。22日晚7时,省SARS疫专家组负责人就已飞到凉山会诊。效率,不仅能挽救一个患者的生命,也会使全州极大减少防控成本。

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人由于以往的习惯性工作作风抑或是工作能力,一大批办事不力的各级官员纷纷落马。可喜的是,政府的凝聚力没有因此而下降,反而在逐步提升。

“4·20”是个转折,此后,国家机器的各个部件迅速高效运转起来。无论是出台新的政策,或是迅速兴建专门医院,还是小到一张飞机票、一张火车票的全额退还,均不是以经济账为旨归,而是惟防治SARS为马首。中国政府向现代化政府转型的过程正在与SARS赛跑

■在美国“9·11”事件以后,危机管理就成了摆在世界各国政府面前的课题。没想到,危机说来就来。中国新一届政府刚刚组建——SARS就挑选了这样一个不适当的时候在中国蔓延。

不管是内部动力还是外部压力,政府向公共政府转型已刻不容缓——把工作更多地转移到公共事务管理、解决公共问题、提供公共服务方面来。

信息渠道的日渐通畅是最切身的感受。对于许多老百姓,尤其是北京市民来说,每天18点准时收看中央电视台的疫情通报,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北京市每天的隔离区域、各区县的疫情,各种需要就诊人群的通告,各地的防治措施,等等都能在网上查阅。当然,信息公开和透明的作用不表现在能够彻底消除恐慌,而是为人们的理性判断提供权威的信息,从而避免不必要的恐慌。也就是说,信息公开不能解决一切,但却是解决问题的前提。

现在的信息沟通渠道在很大程度上是单向的,但这还是不够的。因为在这样一种由疫情引起的社会恐慌之中,普通老百姓有许多具体甚至很细致的担忧,他们需要就某个问题得到更加细致的信息和解释。双向的、互动式的信息沟通渠道则有利于对这些具体而细致的担忧进行解释和说明,或者是提供所需的权威性信息。北京市代市长王岐山在5月1日北京市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后将提供关于疫情的分析。王岐山在新闻发布会上有一句话颇耐人寻味,他说“就怕一些问题记者没有问到,而没有向公众公布”。

4月17日,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厅防治SARS工作小组发布通告:“凡是3月27日乘坐177次列车(北京至银川)的乘客请注意,本人或家属有发烧、咳嗽症状的,请速到当地市、县级医院就诊。以确保你和家人的身体健康。”通告还公布了咨询电话。这就是人们最为关心的有效信息之一。当然,除了了解更多疫情细节,人们还关心,《传染病法》中公民的权利与义务。对于一个传染性极强的疾病,打一场人民战争是必要的。

开放的社会需要开放的心态。SARS既不是家丑,更不怕外扬,人类需要的是战胜一切危害生命的疾病。而在一个全球化的社会里,疾病是无国界的

■从WHO专家踏上中国国土的那一刻起,国际社会已经把发生在中国的SARS疫情作为全球卫生事件来看待。这包含着人类对于自身健康的重视和关怀,也包含着另一个昭示:在今天全球化的时代,任何一个国家发生的公共事件,都已不囿于这个国家自身。中国采取了有效的对策防治SARS,这是对中国人负责,更是对全世界健康负责的表现。一个负责任大国的形象,并不会因为SARS的发生和蔓延而消失,相反,当国家领导人走进医院、走进人群、走上国际舞台呼吁联合“抗炎”的时候,中国的全球性责任会更加深入人心。

寻求国际合作,中国政府的危机处理正在变得更理智与明智。4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与北京市代理市长王岐山27日共同会见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贝汉卫时表示,北京希望以积极、坦诚的态度与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展开全方位合作。4月29日,国务院总理在曼谷出席了中国——东盟领导人关于SARS特别会议。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认为,任何机构,包括政府在内,都不应该有“替天行道”、全面承包的心态。这种心态就是把什么事情都自己“包”下来,不让别人知道,不让别人参与,这就不理性。因为你的能力有限,你的资源有限。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把跟自然界相关的突发事态向国际社会公开,是很重要的进步,这样就能得到国际社会的援助。像防治SARS的药品和疫苗,如果关起门来搞,只有本国的局部的技术力量,就会成本高、进展慢。而这次公开疫情后,方方面面的高手都来参战了。在这场与SARS的较量过程中,世界卫生组织发挥了其独特的不可替代的优势,全力促成了全球SARS的信息交流与合作。借助科技手段,在全世界的通力合作下,只用了7周时间,便基本确认了SARS的原凶——冠状病毒的一个变种;用了6天时间,便解开了这种病毒的基因图谱。

5月5日,应中方邀请,著名病毒专家W·伊恩·利普金教授率美国专家组来华,参加“中美SARS防治研讨会”。旨在就中国目前的SARS防治和科研情况交换信息,使美方了解中方目前在SARS科研方面的进展情况和当前急需解决的问题,探讨双方开展合作的可能性,尽早共同研究出SARS的有效防治方法。双方讨论的议题包括病原分离、测序生物信息学及PCR检测技术等。

SARS带来了一场大危机,有“危”就有“机”。作为一个快速发展中的大国,中国以后遇到突发事态的机会将会越来越多。处理得好,就会从中发展出一套具有快速反应能力的应对机制。越早地发展出这样的良性机制,中国可持续发展就会越稳健。

“国难当头,匹夫有责”。SARS虽说不上是“国难”,但它确实是十多年来少见的一次对我们整个民族的考验。惨痛的生命代价,让我们看到在和平年代难以发现的缺点和弱点,也看到了公民的强烈责任感、理智和爱心

■5月2日上午9时,张家口市张北交警大队接到通知,北京某路桥有限公司3名打工人员已确诊为SARS疑似病人,于当日早晨5时30分离开北京,可能返回张北县老家,要求交警迅速设卡堵截。类似的事件还有几起,但这绝不是社会主流。记者没去过张北,但在几年前对张北地震报道的电视画面上,记者曾看到,那是一个贫困落后的地区,几个农民工,没有多少文化,怎么知道自己的义务及社会责任呢,他们只是以为离开北京就安全。

其实,即使是张文康等政府高级官员,从他们的内心也绝不会蓄意纵容疫情的随意扩散,很大程度上也是没有估计到SARS的严重性,没有履行好政府专业管理部门的职责。

随着信息越来越透明,疫情的严重性已家喻户晓,但是,从白衣天使到普通的老百姓,害怕但不恐慌,以己之躯扛起各自的责任。

5月5日,漂亮的河南中医学院一附院普通护士梁丽在隔离区与恋人隔窗相望,为抗击SARS改写婚期。

截至5月5日10时,全国内地累计报告SARS病例4280例,其中医务人员851例,占19.88%。一样的血肉之躯,一样的父母儿女,但是由于职业,他们就站在离死神最近的地方。在对SARS知之甚少的初期,患者与医护人员之间存在“以命换命”的感觉,一个患者的痊愈意味着一个或几个医务工作者的感染。正因为如此,医护人员在灾难中显得尤为崇高。

张积慧——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护士长,令人感动的朴实的《护士长日记》出自她的笔下;小宋——北医三院一个普通的医生,作为医院SARS病房的医生,她已经5个星期没回家——“要说不害怕是假的,但是总得有人去”,她的线日晚,由主席批准的一道十万火急的命令飞向全军。几小时后,身穿迷彩服的1200名部队医务人员分别在大江南北、白山黑水、大漠戈壁等地军营集结待命。他们不是奔赴边疆,而是奔赴首都。这里没有战火的考验,但是决战SARS的战斗与战争同样不可预测、险象丛生。

SARS初起时,由于防护措施不够等因素,一些医院的护理工相继离去,致使医院以4000元的薪水急招护理工。王女士是北京某珠宝公司老总,公司月收入200多万元。SARS疫情暴发了,她把公司交给别人打理,自己到佑安医院去伺候那些与病人打交道的护士。王女士现在的主要工作是照顾刚从化工医院来的30个护士,她每天8点钟上班,晚上住在医院里,除了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还要负责给房间里消毒。工作的地方是医院的半污染区,离污染区不足3米。刚来医院报名的时候,医院要给她每天50元的报酬,被王女士拒绝了。王女士说:“我爱人是304医院血液科的大夫,上个星期他告诉我要报名去小汤山SARS医院工作,我就想像他一样去医院当一名志愿者,随后我就给各个医院打电话,最后佑安医院领导接受了我。”像王女士这样的志愿者越来越多。近日,中央党校的教职工发起为抗疫志愿者捐款活动,社会各界也纷纷发起捐助捐赠活动。

如果说在SARS一线考验的是医护人员职业精神,那么在SARS时期的生活态度则考验的是国民的素质。

在SARS疫情刚刚在大学蔓延的时候,一场关于回不回家的大辩论在众多高校的BBS上展开。虽然相当多的学生选择了回家,但是还是有更多的学生选择了留下来。“如果我们没有患病,有什么可以保证我们不在回家的途中不被感染?如果我们已经患病,有什么可以保证我们回家的途中不会传染给同路的旅客?如果我们回到家庭当中,又能有什么可以保证我们的妈妈、爸爸会不被感染呢?在这种关键时刻,请大家相信政府,不要做一个病毒的传染者,假定你真的做了一个病毒的传染者,恐怕你这一辈子都再也不能抬起头来了。不管我们是否是员,但我们都应该有公德心,有社会责任感,为了家中的父母,为了家乡的人民,我真诚地恳求大家:不要回家,不要旅游!” 黑龙江省哈尔滨师范大学学生刘洋代表了多数有责任的中国人的想法。

隔离政策是一种紧急时期的强制性行政行为,它要求为了公共安全和利益,被隔离的每一个公民都必须放弃其部分人身自由和权利。也正因为如此,隔离政策的实施效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公民的理解和信任。

隔离不仅具有法律的强制性,还蕴含着一种人文关怀和社会责任。主动隔离是一个社会文明的体现,也是一个公民在道义上应当承担的一种责任。根据北京市统计,截至5月4日10时,北京市实行分散隔离和集中隔离的SARS患者及疑似患者的密切接触人员15873人。

4月24日早晨6点,到4月25日下午3点30分,上师大2001级小学教育系女生、家住宝山区的徐晓玲和200多位同学一起,经历了从未有过的“隔离”,直到同宿舍楼的SARS疑似病例被排除。“警报”解除的当晚,她给母亲发去了一封电子邮件——“隔离是一种责任”。

诚实而正确地传递信息不仅是政府部门的职责,也是每一个现代公民的基本素质。谣言也许能够暂时缓解一个人心中的恐惧,但是却会对别人造成误导和伤害。对待谣言的态度也反映了中国国民心态的日渐成熟。面对灾难,国人表现出人性的光芒,传递着不屈不挠、团结互助的精神。这种精神其实恰恰是人类繁衍发展最本质和最坚固的东西。

看似脆弱的生命,在灾难面前常常被激发起强大的力量,这种力量就是民族的凝聚力。在这个时刻,我们需要向世界展现泱泱古国“典型”气节——勇气、智慧、团结和达观。作为一种疾病,SARS也许暂时不会消失,但我们不能让恐惧与戒心长期占据我们的心灵。当友人拒绝握手,当恋人逃避拥抱,当公园的鲜花不再有人去欣赏,那才是一场真正的灾难。但愿,SARS一役能够激发我国人民的凝聚力、同情心,培养国人的科学素养、公德意识,锻炼国人的意志力和沉稳心态。

No Comments

Categories: 海燕策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