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山好水好文章

世纪之交的2000年11月“首届世界华文优秀小说盘房奖”后,组织“滇南文化苦旅”,有了《华章四海来》问世。三年后,“第二届世界华文优秀小说盘房奖”后,组织“四海作家滇西采风团”,从无处不飞花的春城出发,叩访恐龙之乡的古滇国遗址,到风花雪月的南诏——大理国故园揽胜,寻踪兰花飘香的哀牢古国,探秘孔雀之乡的古果占壁王国,在西汉建州的弥勒陶醉。云南秀山碧水多姿多彩的自然景观,辉映历史悠远民族文化斑斓的人文景观,激荡作家们的心海,溅出灵感火花,彩蝶般的华章在五洲纷飞,孕育出《为了华夏文化的尊严》。

这些文章让世界,特别是华人社圈从彩云之南的一斑中窥见中华全貌。文学的纽带增进了五洲华文作家的友谊,文学构建的桥梁使云南与四海的交往多了一条通道,在“让世界了解云南,让云南走向世界”的路基上实实在在地铺了一粒小小的沙石。

阅读这些篇章,感受作者的心声,仿佛触摸时代大潮中华夏儿女的脉动。听现代化涛声,观世界一体化风云,禁不住思绪绵绵。科学技术的发明发现,生产力水平的提高,促进经济发展,改善民众生活,无疑该额首称庆。然而,科学技术和经济不具备国家民族属性,国家民族本质属性的灵魂是文化。泱泱中华的浩浩传统文化,经历春秋战国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兼收并容而有了两汉文化的辉煌,中原文化与八裔文化的互相渗透铸就了唐宋文化的璀璨……生生不息地哺育着龙的传人。历史老人警示,我们曾吞咽下固步自封的苦果,也品尝过从异质文化中吸取有价值的养料丰富自己的蜜糖,懂得放弃本体文化匍匐在异质文化脚下任其肆虐的危险,积极自觉地抵制低劣异质文化的侵袭消蚀,理所当然地应该摆到议事日程上。

两届世界华文优秀作品评奖活动正是在这种认识指导下的小小实验。来自不同国度的华文作家捧出的数十万字篇章,没有西方“天人分离”印记,没有古希腊文化把感性与理性对立的踪迹,都以“天人合一”的理念为基石,歌颂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展现爱人、爱乡、爱国的情愫,追求和平幸福的佳境,贯穿人文的终极关怀,表达全人类共同的诉求。

当我试探着询问一位终年往返于现居地和故国的海外华文作家:为什么这样奔波忙碌?他的回答简洁明快掷地有声:为了华夏文化的尊严!

No Comments

Categories: 海燕论坛入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